outsider

如你所见

其实就是突然想起了一个小段子觉的超好笑打算写出来

真嗣第一次见到明日香
就觉得她
头发好黄
有礼貌的真嗣并没有当面讲出来

半夜的他梦中惊醒,喘息流冷汗
手锤被子
喊出了“好黄”
将美里小姐从宿醉中吓醒

因为战斗受伤躺在病床上无意识的真嗣
口中一直在说话,但是听不清
懂儿子心意的好爸爸碇元渡马上听出来
他说的是
“好黄”

看cos的时候发现明日香的假发太黄了,结果突然觉的好好笑觉得写出来一点超有趣
妈的智障好好笑啊
hhhhhhhhhhhhhhhhhh
简直有毛病啊hhhhhhhhhhhhhh
图片是随便照的hhhhhhhhh

手机版好像一定要放图没办法随便找了一张先替着
先码个几百字的坑 ,大约会有大改动但是只是想试试坚持更文是什么感觉
新宿天鹅里的(白鸟龙彦x南秀吉
因为南小小是在是太心疼所以私心安排了一个没有了阴暗的后续,希望南小小可以做一个幸福的正常人,所以性格改动可能很大,龙彦的话可能会崩的很厉害……´_>`
正文

南秀吉并没有死在那场枪杀之中,子弹正好打偏,大抵是落在肋骨左下的地方,碰到肋骨炸开后也没炸到肺也算是奇迹了
算南秀吉命好
在将贩毒的钱交给会里人后,那箱白粉也被处理干净,而南秀吉最后只能在医院里面躺着,感叹着傻人有傻福的命运
白鸟龙彦的脚步止于门外,他正在思考探望这个混蛋的场景
病房里可能只有秀吉一个人,也可能在里面碰到真虎桑等人
这应该是一个概率问题,那种超级烦,要画树形图的讨厌题目
他选择心算
然而这个问题被肩上的重量打断了
“你在这里站着干什么?”
南秀吉问他
白鸟龙彦转过头去,发现看见的是熟悉的人脸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有一点点防备
根本不按套路来啊混蛋
南秀吉的头发没有再用发蜡做起造型,而是垂散在脸庞,脸上的青肿伤口消失了,应该是因为休养了些日子的缘故
那些散在脸庞的头发,突然让龙彦有一种看见了春光里的少女的错觉
没错,错觉
对方可是个男人啊……真是悲伤
他被护士请到了病房内
病房里没有叶山也没真虎桑
连护工都不在
而南秀吉倒是悠然自得的躺在病床上
不得不说,龙彦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他
不管是在学生时代的古屋大树也好,还是在无聊时的南秀吉脸上,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古屋大树是怯懦胆小的,南秀吉是狰狞暴戾的
现在的南秀吉两者都没有,倒是有些像是学生时代的白鸟龙彦,又或者是班里的那些普通学生
“你过来干什么?”
南秀吉的问句打断了思绪,让龙彦记起来了他来的目的——探病
于是他如实禀告
“探病”
“啊,原来如此,可是一般探病不都会带吃的喝的来吗?”
南秀吉的手在空中比了个形状,大抵是果篮的样子,不过也可能是龙彦自己脑补的
明明只是随便划了个形状
“能过来就不错了,下次给你买”
他和南秀吉的对话普通到难以想象,曾经断掉的两根手指的隐隐作痛都消失掉的普通
不过这样也挺好
对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白鸟龙彦并不知道在那场斗争后续有人遭受了怎样的绝望,在百转千折后只不过是真虎桑随口说的“遭到上头枪杀好命活了下来,估计没什么混头了”
一如这个病房失去的暴力躯壳一样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大抵是因为在病房门口的时候被打断的缘故
于是便什么也不说
直到气氛沉寂到如同胶水固化
南秀吉在病床上摊开了本书,翻动了一页
翻页声夹杂着人声
“你……还好吗?”
龙彦被这种少女漫画的开头惊了一下
但是,能打破这个气氛真是太好了
“嗯……”
可恶啊啊啊啊这种少女漫的气氛他说不下话啊,结果搞的更尴尬……
好残念啊拿出来大树的善解人意来提一些正常气氛的话题好不好,女人钱什么都好,这种展开根本接不下去啊混蛋
白鸟龙彦发现南秀吉还是原来的南秀吉,至少应该是把“不会说话”的天赋点满了
好的,我们的小船淹了
他又惊恐发现自己在这个病房里的内心戏变的超丰富
完了完了话题中断了更尴尬了好吗
“我要回去了”
南秀吉有磁性的嗓音打断了他的浑身难受
于是他带着感恩之心的回道
“要回家,还是出院?”
虽然都差不多而且你也做不到
南秀吉把垂在书上的视线拉到了上方,和白鸟龙彦对视,那双眼尾上挑的眼睛里有着琢磨不透的味道
同样,对方也意味不明的没有回答他的问他,导致这个话题逝世了
还收获了来着自己的一份尴尬
直到在将近两年时间之后,他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南秀吉要回到光明与白的地方”

再热血的皮条客也只不过是皮条客罢了
虽然说不上黑道什么的
但是最多也就是掺水的酒
白鸟龙彦惊恐的发现自己想到了这种颓废小青年的文艺话
假酒害人
南秀吉身体修养好了之后就带着一点积蓄离开了新宿
据本人说新宿仇人太多,不好发展
临走的时候两人交换了号码
南秀吉特意嘱咐让他将用户名改成古屋大树
妈的导致他现在有一种儿子戒掉毒瘾重新走上人生赢家道路的感觉
这个世界少了一个南秀吉,多了一个古屋大树
而他现在依旧做着星探的工作
磕磕绊绊
直到有一天他的手机收到了大树的短信
“有空聚一下?”
大树在这段消失的期间里,并不是没有联系过他
只不过大多联系的内容都比较简单而已
大抵都是一些“我到了”“有了新工作”“xx屋的拉面很好吃”之类的
讲真,他第一次了解到对方对美食的热衷
原来人换一个名字连人设都会变啊……
看来做南秀吉的时候很辛苦呢
然后他回了短信
“今天怎么样?去xx屋”
对方迷之秒回
“好,我先去新宿办点事情,到时候你打电话好了”
(在看宣传的时候看到山log超好笑hhhhh自觉带入,南小小纯良后就差不多是这种感觉吧,卡在了奇怪的地方,但是今天会补完的)